NNBBB牛掰

法罗迪斯的罪与罚 《魔兽世界》中被诅咒者的救赎

来源:12016年11月25日 10:33:58

职业大厅控制台

玩家在完成第一个神器任务后,拜访职业大厅,在控制台上,暴雪一改曾经的线性任务系统,变成了由玩家自己选择区域的系统,每一个区域都有自己的剧情和任务线,而笔者讲述的这个故事发生在其中的一个区域—阿苏纳。

阿苏纳随着燃烧军团的第一次入侵失败后,这块支离破碎的土地上充斥着众多纷杂的势力,但从来没有一支势力能够支配这块土地,究其原因,因为这是一块永世诅咒之地,所以阿苏纳变成了海盗罪犯的天堂,堕夜精灵的九龙城寨,守望者的监狱,蓝龙最后的避难所和被诅咒者的家园。

在《军团再临》前夕中,卡德加带领玩家去卡拉赞寻找击败燃烧军团的方法,在卡拉赞图书馆中发现五个创世之柱是封印萨格拉斯之墓的关键,而其中一个创世之柱——高戈奈斯·潮汐之石就在阿苏纳。

阿苏纳任务开启后,NPC指引玩家去达拉然找到卡德加,在卡德加的陪同下,玩家飞到了对抗恶魔的前沿阵地,路途中发现大量的娜迦向着阿苏纳疯狂的涌入,在前沿阵地,玩家与率先抵达的恶魔猎手军团反攻燃烧大军的入侵,战斗期间得知一头蓝龙也加入了对抗燃烧军团的行列,但当玩家找到蓝龙后,却发现她因为一名守望者的背叛而被恶魔们囚禁了,随后玩家与NPC奋力解救蓝龙,并解决掉了叛徒。为防止陷入燃烧军团的围攻,玩家骑上蓝龙飞往恶魔猎手的前沿阵地,与卡德加汇合。卡德加见识了恶魔猎手的英勇战斗后,认为恶魔猎手目前可以抵挡燃烧军团的进攻,但最重要的还是寻找创世之柱,而这位蓝龙的祖父-塞纳苟斯很可能知道创世之柱下落。

奄奄一息的塞纳苟斯

很快,玩家同蓝龙抵达了蓝龙最后的庇护所—蓝翼栖地,但塞纳苟斯的身体非常虚弱,巨大的躯体浸没在魔法水池中奄奄一息,卡德加当即派遣玩家去寻找法力水晶来恢复塞纳苟斯的精力,吸取了法力水晶的塞纳苟斯终于可以和玩家们对话了,在与塞纳苟斯的交谈中,玩家得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高戈奈斯.潮汐之石早已破碎,而知道碎片下落的是统治着纳萨拉斯废墟的法罗迪斯王子,至此本文的前情介绍完毕,开始讲述’’被诅咒者的救赎”。

诅咒

纳萨拉斯废墟

在塞纳苟斯给玩家寻找潮汐之石的任务中是这样描述的

名为高戈奈斯 潮汐之石的创世之柱原本在南边那些精灵的鬼魂手里。

他们雄伟的城市纳萨拉斯在很久以前就毁于一旦。城市的统治者法罗迪斯王子也一同灭亡。你们这些小东西太容易死掉了。

王子的鬼魂应该知道潮汐·之石的下落。去找他的人民吧。

在前往纳萨拉斯废墟的途中,玩家会遇到守夜人埃迪,一个以灵魂形式存在的暗夜精灵[1],她警惕的冲着玩家喊道“什么人?把你的手和武器放在我得见的地方”,当得知是达拉然派来的密使后,他让玩家先去击杀娜迦的指挥官,取得指挥官的徽记后才考虑玩家的请求,而这个任务的文本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

你在寻找法罗迪斯王子?

<幽灵般的精灵警惕地眯起了眼睛。>

取得徽记后,埃迪同意带路,去找王子的宫殿见法罗迪斯,在前往宫殿的路途中,不时有其它的守夜人在谈话。

有陌生人过来了!

一个陌生人?但愿他是个刺客,总算有人来干掉那个王子了!

如果有机会的话,帮我啐他一口。

法罗迪斯的宫殿--颓废王宫

来到王子的宫殿,法罗迪斯站立在残破宫殿的中央,周围全是鬼魂形式存在的精灵,王子得知玩家来寻找潮汐之石后,先让玩家去收拢祖先的遗骨以慰藉他的人民,在这次纳迦的突袭中,鱼人也乘机侵入了纳萨拉斯的土地,并且偷走了精灵祖先的遗骨。除了王子交付的任务外,周围的NPC也会有一些任务,其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任务,先按下不表。

与鱼人大战几个回合后,将遗骨交给王子,王子说了这样一段话:

我的人民对我不闻不问,但我却不能对他们置之不理。

魔兽世界NPC有一些细节,不停的点击NPC会触发一些语音对话,随着点击次数的增加,NPC的语气也会不停的变化,笔者对此很有兴趣,乐此不疲的点击NPC,触发NPC的语音,在随后任务进程中会有一些特别的细节变化,下面这段是第一次遇到王子时的语音对话。

一万年前 阿苏纳曾经非常美丽

我辜负了我的人民

我们是被诅咒的孤魂野鬼 永世不得解脱

我不该和艾莎拉女王做对

别惹我 我没那个心情 这一点都不好笑

你竟敢碰我的轻轻之躯

我要让你挨鞭子

纳沙拉斯废墟的核心区域

完成遗骨任务,我们跟随王子前往纳萨拉斯废墟的核心区域,路途中,有许多纳萨拉斯的平民对法罗迪斯愤怒的谴责,而王子则在不停的道歉和内疚,在一路的谴责和唾弃声中,玩家和法罗迪斯来到废墟的核心区域。在这里遇到了另一位守夜人-萨德斯,王子曾经的卫队长,这里触发了这样一段对话:

王子:萨德斯,我最信赖的队长。

萨德斯:呆在这儿。鉴于上次发生的事,我们不会再让你进入纳沙拉斯了。

王子:请你原谅我,萨德斯。

萨德斯:你撕裂了我们的家园,害得我们无法安息。一万个精灵就这样被诅咒了一万年。这都是因为你那愚蠢的盟约和拙劣的政治游戏。

王子:我该怎么补偿你们呢?

萨德斯:我觉得你什么都做不了,殿下。

法罗迪斯王子痛苦的跪在了萨德斯面前,新任务的文本这样描述:

他们还没有原谅我,这不怪他们。

抛开我的罪过不谈,我依然是他们的王子,就算死了,我还是会尽我所能保护我的人民。

<玩家ID>,为我而战。找到并消灭那个指挥纳迦屠戮纳萨拉斯的人,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或许是我获得救赎的机会。

前面提到,法罗迪斯王子的语音对话会在任务进程中发生一些特别的细节变化,第一处变化来了,王子跪在萨德斯面前有了这样一句话:

不要盲从于任何人,尤其是你们的领袖

接受该任务后,玩家心中的困惑再一次填满胸壑,正当迷窦丛生之时,点击法罗迪斯王子,触发文本对话:

阿苏纳曾经是精灵文明的中心之一,我的人民欣欣向荣,而现在,他们都收到了诅咒。

大部分人都不愿意看我一眼。

他们都是我旧日的伤疤。是我可耻的印记

玩家:你的同胞都很鄙视你。为什么?你干了什么?

我诅咒了我的人民。我给我们世代安居的家园带来了灭顶之灾。

是我害死了他们。

因为我干的蠢事,我的人民在死后也不得安息。我的失败让他们变成这种不认不鬼的模样。

玩家:这都是你干的?你怎么做到的?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是个糟糕的领袖。我有眼无珠,为我的人民选择了错误的道路。我……

...我没法说得更详细了,给我一点时间。我相信等到合适的时机,一切都会真相大白的。

玩家:我知道了。

救赎

残破的纳萨拉斯学院,这里曾经是全艾泽拉斯的魔法研究中心

在前往击杀纳迦领袖任务的途中,这位纳迦领袖—阿茜萨声音突然出现在纳沙拉斯上空:

都听好了!找到潮汐之石,将它交还给艾萨拉女王!<2>

这些家伙只是在不懂装懂,潮汐之石属于荣耀的海底之光艾萨拉!

搜查废墟!

杀光所有挡路的家伙!

找到潮汐之石!

艾萨拉女王需要它,她的愿望必将实现!

阿萨茜的声音响彻穹霄,整个纳迦营地爆发出狂啸。

在法罗迪斯的前方,有俩个暗夜精灵法师,跑过去才知道,这是两位达拉然肯瑞托的法师,原来这俩位是兄妹。在阿苏纳被摧毁前就离开了,这次他们回来是寻找他们的父母,妹妹交给玩家任务,在废墟中寻找书籍,探查阿苏纳破碎的原因,而哥哥则让我们找一些法术材料来占卜其父母的位置。

玩家找到的三本上古暗夜精灵书籍:

法罗迪斯的抗争

艾萨拉女王与恶魔领主萨格拉斯的协议没有在他的部下中引起多少争议。只有极少数人敢于忤逆她,法罗迪斯王子就是其中之一。

作为深的女王信赖的顾问,法罗迪斯经常与辛艾萨莉<3>的上层精灵联络,但是他的宫殿位于阿苏纳,距离这座精灵文明的首都有数十里远<翻译错误?>,于是,他清清楚楚地见证了萨格拉斯对上层精灵的影响,同时没有因恶魔的诱惑而堕落。

女王之怒

法罗迪斯的计划十分大胆,但也很直接:摧毁辛艾萨莉的永恒传送门,阻止恶魔之潮吞没世界。为了完成大计,他得使用放置在纳萨拉斯学院深处的神器:高戈奈斯潮汐之石头。

遗憾的是,女王势力已经深深的渗透了法罗迪斯的宫殿。法罗迪斯手下的年轻贵族凡多斯得知了法罗迪斯背叛女王的计划,便报告给了女王大人。

阿苏纳的命运

艾萨拉很快就惩罚了法罗迪斯和他的臣民。他发动了令人惊惧的奥术之力,摧毁了高戈奈斯 潮汐之石,从而释放出一股黑暗能量,波及到了全阿苏纳的所有居民。

从那天起,阿苏纳的精灵就无法体会到死亡带给他们的解脱。他们的灵魂----我们的灵魂----永无止境地在这片土地上徘徊...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的王子没有效忠女王。

肯瑞托法师兄妹一家

将三本书籍交给妹妹,她激动的说“这个法罗迪斯王子反对艾萨拉女王,女王一气之下毁灭了这里的一切?原来如此!嘿,欧洛希尔<哥哥>,你看呀!”转眼就向低头摆弄占卜道具的哥哥丢了一发火球术......欧洛希尔叹了口气,“我的妹妹总是考验我的耐心”。占卜结束后,玩家看到了他们父母的位置,冲破纳迦层层围困,找到了已经幽灵化的父母,他们的父母突然得知自己的孩子还活着,急不可耐的跑去寻找他们,就在这时,他们的母亲对着父亲高喊道“快,泰恩!我们去找他们!”,并且对着自己的丈夫也丢了一发火球术。<还真是一家人......>

在这里还发现一处特别的语音对话,是兄妹的母亲—艾斯缇娜.辛矛的语音:

一万年前 阿苏纳曾经非常美丽

法罗迪斯不应该和艾莎拉女王做对的

我们是被诅咒的孤魂野鬼 永世不得解脱

王子背叛了我们

我是鬼魂 你碰不到我的

我有的是时间来复仇

结束了这个小插曲后,继续法罗迪斯交给玩家的任务,击杀阿茜萨。玩家爬上纳萨拉斯宫殿顶层,找到了阿茜萨,一个冲锋怼了过去,万万没想到,这个纳迦是个怂伙,打到残血的时候居然逃跑了,束手无策的玩家只能回去找法罗迪斯,见到法罗迪斯的时候,他正被一群纳萨拉斯的居民咒骂,他痛苦的跪在他们中间,乞求他们的宽恕。

法罗迪斯知晓了阿茜斯逃跑,并且得知阿茜斯提及到了潮汐之石。防止纳迦们得到潮汐之石,法罗迪斯下定决心进入纳萨拉斯,即使这里的惨状让他内心备受折磨。

一路跟随法罗迪斯前行到纳沙拉斯学院门口,中途许多被溺死的魔导师幽灵向法罗迪斯疯狂的进攻,拖到学院门口的时候,他已经身心俱疲了,法罗迪斯告诉玩家“这儿,就是纳萨拉斯学院,一切开始的地方”。为了防止那些溺死的学生攻击玩家,法罗迪斯没有办法陪玩家进去,玩家只能自己进去了。

这里,法罗迪斯语音对话再次有了新的变化,触发了第二段语音:

你能让我得到救赎

纳萨拉斯的学生

进入残破的学院,里面也全部是幽灵化的精灵,但是他们并不是因为潮汐之石爆炸而死亡,而是被活生生的溺死,学院下面的入口站着三位NPC,学院管理员后勤官及宿舍长,图书管理员和馆长。令人诡异的一点是,他们仿佛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把玩家当做一个来上课的学生,还让玩家穿好学院服再来上课,在玩家寻找学院服的时候,遇到许多幽灵学生,他们自言自语:

防护系,咒法系,预言系,死灵系......

<叹气>.......我感觉自己看着这张卷轴已经快一万年了,可我还是看不懂它。

还记得开篇的时候,笔者说有一个任务暂时不讲的吗?现在可以讲讲这个任务了,玩家第一次遇到法罗迪斯的时候,他附近有一个NPC叫艾瑞瑟夫人,他交给玩家一个任务:

漫长的散步

我很担心艾德斯长老。他一万年以前外出散步,到现在还没回来。

现在纳迦发动了进攻,我怕他会有危险!

如果你不怕战斗,就请你去找回我们的宫廷长老吧。

玩家在纳萨拉斯附近的一个湖底找到了艾德斯长老,他被一块大木头压住了,将其救出来,触发了如下对话::

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我听到了巨大的撞击声,然后就被压在了这根木头下面,之后,我就一直等待救援。

那么,那个可爱的姑娘跑到哪儿去啦?

回到艾瑞瑟夫人面前,她很欣慰玩家将艾德斯长老找回来,当艾德斯长老面对艾瑞瑟夫人时有了下面一段很鬼畜的对话:

夫人:艾德斯,你不是出去跟那个女仆鬼混了吧?

长老:什么?没有,当然没有!

长老:......

长老:我去见了另外一个女孩。

在这两个任务中,笔者发现了一个可能是影响结局的关键细节,也是论坛争论不休的一个问题。有极大一部分纳萨拉斯精灵陷入了某种死循环,他们在这死后的一万年里只能记得起自己死亡前一小段时间的事情,从而在一万年间不断重复生前的一个小片段。就像那位溺死的学生,她一直在研读一段魔法卷轴,感觉自己看了一万年,是的!她是看了一万年,但她自己浑然不觉而已。而那位长老被救出后的第一件事情,却是问自己一万年前调戏的女仆去哪儿了。

回到学院的任务,里面发生的事情仿佛也印证笔者的猜想。与后勤官对话发现这些文本:

你想要什么?我在这里干了一万年,却没有得到过哪怕一点点尊重,费尔里奇<后勤官>干这个,费尔里奇干那个。费尔里奇到底能为你干点儿啥?

玩家:你看起来很不高兴。

我没什么要不高兴?学生都在大厅里,从来都不睡觉。他们不停地要吃的,整个地方都是一团糟。到处都是水!而他们有雇人来帮忙吗?没有!他们说了,费尔里奇会搞定的。我已经下了最后通牒,让他们弄走那些该死的书。

现在,“你”到底要什么来着?

玩家:噢,事实上我很好。

堕入疯狂的院长

馆长告诉玩家,潮汐之石在另一个房间,而那个房间只有院长才有钥匙,玩家只好去找院长,但院长不是那么好见的,导师妮蒂尔因为快要上课了,不让你打扰院长,除非完成本节课程,上课的任务,笔者就不剧透了,这是一段非常有意思的任务,希望新玩家自己去体会。

完成课程后,导师准许玩家去见院长,说明来意,院长很生气的讲到“你是知道的吧?在法罗迪斯背叛之后,潮汐之石大厅就被封锁了!你还知道,违反封锁禁令的人都将被处以死刑甚至拘留吧?”话音刚落,院长突然狂躁起来,变成一只扭曲的幽灵女妖,无奈杀死疯狂的院长,玩家得到了钥匙,准备进入那个放置潮汐之石的房间。

堕入疯狂的学生

进入封锁潮汐之石的房间,里面全部是堕入疯狂的学生,他们模样和疯狂的院长别无二致,借由笔者上文的猜想,这些幽灵女妖是由来,或许是那些不断重复生前片段的精灵们,无法忍受一万年来的循环而堕入疯狂。NGA的镶金玫瑰版块,着名头目——麦德三世曾经这样解释,幽灵的时间观念不正常,也因此极度固执,如果没有强且有力的事实冲击,是不会改变生前的想法。

潮汐之石的碎片散落一地,玩家一边躲避疯狂的学生攻击,一边拾取潮汐之石,就在捡到全部潮汐之石的碎片后,那个被玩家打到残血的阿茜斯,带着一个狗腿子纳迦进入了房间,并且偷袭了玩家:

真顺利......这个白痴暗夜精灵<法罗迪斯>把我们送到了潮汐之石的面前。

我们的海底女王能修复这些碎片。

至于你......会是个不错的奴隶。

苏醒过后的玩家,发现自己居然在一个洞穴里,自己被一群纳迦侍从看守,正当玩家一筹莫展之际,法罗迪斯冲了进来,救了玩家,随后法罗迪斯讲述他是怎么救下玩家的,这里的任务细节很有意思,暴雪并不是简单的用文本告诉玩家,而是让玩家控制NPC,回到玩家被绑架的时间点,完成一段倒叙:

我很内疚。我不能坐视你去为我拼命。

我决定跟着你进入学院。

法罗迪斯刚刚到学院门口,发现阿茜斯扛着昏迷的玩家走了出来,法罗迪斯王子的躲藏起来。

王子:我刚刚抵达学院门口,就看到俩个纳迦,还有你。

阿茜斯:别让那个囚犯醒过来,帕杰什。

帕杰什:遵命,夫人。

王子:我鼓起勇气跟紧了他们。

法罗迪斯一路尾随,用天盖地的陨石雨消灭一切阻挡在面前的纳迦<惊了!你这么牛逼,还怕个鬼啊~!>

王子:我抓住了机会,攻击了纳迦的首领,将你救了出来。

帕杰斯:阿茜萨,你来招待一下客人。我把囚犯带去奴隶围栏。

又是三下五除二的陨石雨,把阿茜萨打的落花流水,阿茜萨尖叫着又一次逃跑:

王子:阿茜萨带着潮汐之石跑了,但我没去追她,而是选择来救你,我的勇士。

艾萨拉女王的幻像

法罗迪斯又是一路过关斩将,来到了奴隶围栏门口,却遇到了艾萨拉女王的幻像:

王子:我终于找到了奴隶围栏。可是我在洞穴的入口处遇到了一个老熟人。

女王:法罗迪斯!我的大忠臣,真的好久不见。

王子:那个声音......

女王:抱歉,你肯定认不出我了。

这样好些了吗?<由幻像变为精灵实体>

王子:艾萨拉女王......,你......你是纳迦的首领?

女王:可怜,愚蠢的法罗迪斯,你忘记了吗?一万年前,我就粉碎过你的叛 乱。还记得你那时是多么无力吗?看看你的样子!一个昔日的幽灵,一个受到诅咒,死不了又无能的废物。我给你一个机会,跪下吧,小王子,你那小诅咒或许还有救......

王子:为了解除人民的诅咒...获得救赎,保护传承...

哦!这个家伙好像又要跪倒在艾萨拉女王的石榴裙下,他双膝开始弯曲,不过:

王子:阿苏纳的人民是骄傲的人民,我们永远不会跪拜你的噩梦盟友,巫婆。我们绝不会.....向你.....下跪!!!

女王:哈哈哈哈...... 我的怒火即将降临。

法罗迪斯一发炎爆冲散了艾萨拉女王的幻像,进入奴隶围栏,击垮了看守的卫兵,见到了被囚禁的玩家,至此,法罗迪斯的倒叙在这个时间点和玩家在奴隶围栏见第一次到他的时间点吻合,倒叙任务结束,由控制NPC转换到了控制玩家自己。

不得不说,暴雪的这次创新,在本来已经极其出彩的任务系统中又增加了一个亮眼的表现。

在法罗迪斯解救玩家后,为了阻止纳迦将潮汐之石带回水底巢穴,和玩家一起前往阿茜萨准备逃跑的地方,彻底消灭阿茜萨。

法罗迪斯和他的守夜人部队

和法罗迪斯来到阿茜萨的集结地,玩家突袭了纳迦营地,就在这时,守夜人的部队也冲了进来:

萨德斯喊道:守夜人们,快!王子殿下需要我们!

在守夜人部队的帮助下,纳迦很快被击溃,阿茜萨没能逃跑,被玩家斩首。

但阿茜萨的狗腿子帕杰斯却带着潮汐之石进入副本<艾萨拉之怒>,玩家需要进入副本,夺回潮汐之石。

一切结束后,法罗迪斯王子问道:

王子:为什么,萨德斯?你们为什么要来帮我?我以为你们对我只剩下了唾弃。

萨德斯:我们都知道了。任何有勇气反抗女王的精灵都值得追随。守夜人决定重归你的麾下,王子殿下。

王子:已经那么久了,你们回来很好,萨德斯。

结尾

故事就是这样结束了,王子完成了自己的救赎。俗套的大团圆,看似烂尾的结局,但这一切都不能掩盖暴雪现在任务系统的进步,从无休止的杀怪到如今CG式交互式体验,暴雪在任务系统几乎碾压了目前市面上所有的MMOPG网游,这不但是因为魔兽世界庞大的世界观和恢弘的历史架构,更重要的是这些年主机游戏进步,让暴雪在创新层面有了更多空间。

魔兽世界如今在Dota类游戏和手游的挤压下逐步离开了主流游戏界的视野,甚至一度迷失方向,<大灾变>和<熊猫人>的平衡化和快餐化几乎将魔兽世界推向死亡,但<军团再临>资料片让玩家们重新认识了魔兽世界。尽管苏拉玛城的任务让玩家叫苦连天,不停的在幻像中苦苦挣扎,不能忽视的是,苏拉玛的任务是玩家群体中评价最高的,无论是剧情,还是场景设计,都让玩家耳目一新,甚至有<苏拉玛信条>的评价,以至于“这是幻像,你在掩饰什么”成为了2016年网络流行语。

魔兽世界经历了12年的风风雨雨,变得老迈蹒跚,也让笔者从一个懵懂的少年成为一个即将步入社会的成年人,在互联网的历史中,魔兽世界终将占据一席之地,当有朝一日,魔兽世界彻底停运死亡的时候,我不会感到悲哀。电力时代的到来,将蒸汽时代定格在历史的长河中。我热切希望游戏新时代的到来,或许在不远的未来,我能拿着《编年史》,就如同拿着泛黄的相册,体会时间带给生命的印记。

[1]:暗夜精灵因其信奉艾露恩,崇尚大自然,死后并不是变为幽灵,而是成为小精灵,回归大树。

[2]:艾萨拉女王是永恒之井爆炸前,暗夜精灵的统治者。《魔兽世界 编年史 卷一》

[3]:辛艾萨莉是矗立在永恒之井旁的暗夜精灵首都。《魔兽世界 编年史 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