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BBB牛掰

剧场版《游戏人生Zero》 不准用滑铲你也能翻盘吗

2020年08月14日 09:50:22

“能,高玩甚至创造了一场神话”

有这么一场“游戏”存在。

它的难度达到了极致,想要通关它就必须以最弱之身,完成这其中最困难的挑战。

没有什么外挂,也没有什么金手指,所有的一切都只能自己争取。

当然,这种滑铲自然是不能用的。

这种背摔也不行!

不过完成这场“游戏”时,你将能改变这个世界!

然而遗憾的是,完成这一奇迹的你不能进行炫耀。

因此你的伟业,你的传说都是注定不能流传下来的,甚至知道你所作所为的人,也只有寥寥数人。

你可能会问,这个游戏谁会玩?

但在《游戏人生》中便有这样的一场游戏。

那便是它的剧场版——《游戏人生Zero》。

在《游戏人生Zero》的世界中,有着十五个强大的种族,他们一直在进行着漫无止境的大战,其目的是为了争夺能够成为这个世界唯一神的星杯。

在他们毫无节制的大战下,大地化为焦土,天空染成血色。

这片满目疮痍的大地上,四处弥漫着即使只是接触也能灼伤人体的黑灰。

仅仅只是考虑环境方面的问题,存活的希望就足以令人绝望,这便是这样的一个世界。

而里克便是这个残酷到极点的世界中,一个人类聚落的领袖。

毫无疑问的是,在这个世界之中去当人类的领袖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资源的获取与调配、人员的部署与安抚、计划的安排与实施……他必须确保每一件事情都能够做好,否则一旦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那么整个聚落都可能陷入将要毁灭的危机之中。

(《文明6》也没有这么高难度好吧!?)

而在这些事情之中,有一件事情是最为重要也是最难做到的。

那便是保证聚落的安全。

因为哪怕是除了人类以外,最弱的智慧种族——兽人种与人类战斗起来也能做到单方面的屠杀。

因此一旦有其它种族发现了他们的聚落,其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对于里克来说,他的一个小小的失误便意味着整个聚落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为此,他所要担负的东西太多了……

比如为了不被其它种族发现,在外面时必须要无时不刻地保持着最高级别的警戒,然而即使做到如此程度,死神依然会常伴于他的左右。

——比如为了让两个人活下来,他必须要放弃另外一个同伴,哪怕那个同伴还有孩子,但是因为2>1这个简单等式,他必须命令那个同伴去死……

——比如为了能当一个合格的领袖,他在别人面前必须要隐藏着自己的情绪,以绝对的理性处理一切事物,哪怕自己的内心也在抗拒着这些……

他肩负了很多,他担负了很多,但他所求的仅仅只是为了生存下去。

残酷的世界用一个个残酷的现实在他的心上一下又一下地刻下疤痕。

而直到此刻。

紧绷着心的那根弦,断了。

他失去了所有的理智,如同野兽一般摧残着房间里所能看到的一切。

他不断地指责着自己,咒骂着自己,在这一刻,他不是那位带领着聚落活下去的冷血英雄。而是一个疯狂而无助的可怜人。

“——什么啊——没有白费啊——!你这个该死的伪善者!”

他这样的痛骂自己。

“总有那么一天吧——你要持续到『为了一千零一人而杀九九九人』的那一天吗”

他为自己的未来感到绝望。

(——真恶心。对自己所涌起的近乎疯狂的憎恶,烧灼着喉咙)

他厌恶着那个冷酷地抛弃同伴的自己。

但是他能这么做吗?

他不能。

为了带领聚落里的人活下去,他必须这么做。

最终他还是强迫着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他再度披上了之前那副冰冷的理性外壳。继续踏上了原本的道路。

他很清楚,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的话他将会失去更多东西。

但他没有选择。

因为现实只给了他这一条路。

在这之后,他通过之前探索的情报,独自一人前往一个遗迹。

而在遗迹之中,他遇到了一位机凯种。

这位机凯种一见面就直接袭击了他。

然而当他还在诧异的时候,这位机凯种却做出了他无论如何也猜不到的事情。

“哥哥,我已经忍不住了,请让我成为女人”

机凯种这么对里克说道。

听到这各位是不是很疑惑?

这剧情不对啊?

怎么突然就从致郁系变成了恋爱喜剧?

在这之后,这位机凯种回答了里克的疑惑。

机凯种一般都是集体行动,且与同伴共享意识,但这位机凯种个体却因为想解读人的感情却与理论产生矛盾,从而被解除连结。

她过来找里克便是为了接近人类以此来解读人心。

最终里克同意让这位机凯种跟随着自己来到了聚落之中,并为其取名为休比。

在这段时间中,休比为里克提供了不少帮助。

而在这长期的相处下,休比半吊子的“心”逐渐因为里克的那份隐藏于冷静之下的那份温暖所完善,里克也逐渐被休比的那份纯粹所打动。

然而休比能够为里克这份帮助并不是无限的——机凯种在所有的十六个种族也仅仅排列第10名,而休比本身的机能在机铠种之中更是中下级别。

人类的未来依然还处于黑暗的深渊之中。

而想要结束这一切的话只有一个办法——结束这场大战!

只要结束这场了大战,那么所有的绝望都将会消逝……这便是人类唯一的出路。

那么,该如何结束这场大战?

里克从休比提供的资料中,找到了结束大战的方法。

大战是为了争夺拥有整个星球的力量的星杯而展开来的。

只要他们自己夺得星杯那自然就可以结束这场大战。

至于怎么得到星杯——

——答案也很简单,毁掉这个星球就行了。

虽然这个想法看起来很荒谬,但却是在一系列推论上总结出来的。

显现星杯需要超越所有神的力量,而所有的神都是依靠着星球的力量而诞生的,这就说明了星球的力量超越所有神的力量之和,因此只要将星球的力量引发出来,那么便能够显现星杯。

而这种引发的办法便是毁灭这个星球。

经过休比的计算,成为了唯一神后完全可以再立刻修复这整个世界,甚至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生物都能保留下来。

不过即使如此,要以最弱的人类之身完成这种事情也是超乎常人想象的。

但这是人类活下去唯一的希望。

于是里克为了完成这个目标,召集了一部分人,并将自己和他们称为“幽灵”。

所谓的“幽灵”便意味着他们既存在却又不能存在——

——他们不能被其它任何种族意识到,否则孱弱的人类将会因此而招致毁灭。

没有SL大法,也没有重来的机会,里克的计划有一点失误,便意味着人类的末日。

每一次任务都危险至极,但他们一次次地撑了过来。

他们竭尽着他们所拥有的一切,将他们的计划推展到了收尾阶段。

所有种族在他们的诱导下远离他们的聚落来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并陷入对峙的状态。

不过幽灵们为了走到这一步,也付出了太多的代价。

光是里克的状态,就已经糟糕到依然还活着都已经算是奇迹了。

全身皮肤灼烧且无法恢复,内脏勉强逃脱坏死的边缘,骨头和呼吸器都有损伤,少了一只手,以及一只眼睛彻底的失去了视力。

虽然秉持着不能让任何一个人死的“规则”,他们做到了死亡人数为0的奇迹,但是其中的大部分人和死了也没有多大区别了。

这便是以弱胜强的代价,即使里克以极为完美地谋略,一步步地完成了这个奇迹,但他们为此所付出的东西太多了。

继续走下去的话,他们所付出的代价只会是更多。

不过里克和休比依然选择了继续走下去。

在这之后的故事请容许我保留一个悬念,因为它是这部剧场版在感情塑造的巅峰,而我个人能力有限,难以用文字传达那份情感,因此我只能讲述结局。

最后里克还是成功完成了他的计划——星杯成功显现,应他祈愿而产生的游戏之神拿到了星杯,被破坏了的星球得到了恢复,而大战也因此结束。

这便是这个世界最伟大的史诗,然而也是无人知晓的传说。

因为为了不让弱小的人类被其它种族注意到,任何关于“幽灵”的记录都被销毁,除了游戏之神以外,和极少数人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一切,也没有人知道平息这无尽战争的居然是最为弱小的人类。

如果说《游戏人生 Zero》有什么事令人遗憾的,那便是原作小说中大量的细节和智斗并没有在剧场版中完美地展现出来,毕竟演出形式不同。

不过这些遗憾换来的是其中情感的升华,从剧场版中人们所能感受到的情感远非小说所能达到的。

因为相比起衔接原作的“后日谈”剧场版来说,《游戏人生Zero》这种从零开始的前传性质作品,真的是一场连没看过原作的局外人,也都能够沉浸其中,最后甚至能看得热泪盈眶的——创世史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