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BBB牛掰

超自然力量真的存在吗 警察经历诡异事件令人毛骨悚然

来源:12018年02月22日 09:04:33

虽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但身为警察或是执法部门人员,有时候在冥冥中碰到“看不到的朋友”相助,或是有些人有冤屈,会找上警察似乎也是很里所当然的......最近有人在Reddit上问了“各位警察与值法人员们,你们有没有碰过什么让你们相信超自然力量的案件?”这则留言很快变成热门话题。尽管不是每个案件都跟超自然力量有关,但有些确实特别诡异,有些则是......挺幽默的说

Reddit上“各位警察与值法人员们,你们有没有碰过什么让你们相信超自然力量的案件?”的问题,吸引了超过一万则留言

这其中按赞数最多的几个故事分别是......

1.

这个故事是我12岁的时候老爸告诉我的,就算到了现在,只要我问他这个故事,他依然可以回忆起所有细节,就像是这个礼拜才发生的事情一般。

我老爸当警察20年了,当还是菜鸟的时候,他们得负责在夜间设路障抓醉鬼。这些事他们已经做得架轻就熟了,那个晚上也不例外,所有的事情都很正常,值到一台Toyota Corolla 朝他们开过来,车上有像是白布的东西随风飘扬。

虽然有点奇怪,但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们甚至还开玩笑说这家伙是不是想说一石两鸟,开车回家的同时顺便吹干衣服?

但是当这台车逐渐靠近的时候他们笑不出来了,那看起来像是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女人,脸朝下躺在车顶。当车子逐渐靠近时,她就像一只蛞蝓一样往后滑,最终当车子停在他们面前时,她也消失在车子后方。

我老爸他们花了一点时间镇定下来,每个人你看我我看你,互相问说:“你们都看到那个了,对吧?”

最后,他们之中最资深的那个走上前去开始例行询问,他的声音在发抖,然后把驾驶叫下了车。我爸他们彻查了整辆车-包括后车厢,但是没有发现任何不寻常的迹象。

驾驶是个长相端正的军人,他承认他喝了几罐啤酒,但是把酒精睡过去了才上路,这就是为什么他会半夜4点才开车回家。他通过了酒测,接着他们问他在路上有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虽然他一开始说没有,但是又几个问题后他承认他一度急转弯来闪避一个看起来像是反过来飞的白色大鸟,是很怪异但似乎不是特别需要跟警察提起的细节。

当地人相信如果有什么不好的东西跟着你,你就到处绕路停留,好让那东西困惑而不是跟着你回家。于是警察告诉他到一间24小时咖啡厅休息一下。他一开始不知道为什么,但后来好像想通了于是点点头。在他离开之后警察们也决定收工了,我不知道后来那驾驶怎么样了,但我希望他一切安好。

这是我老爸的故事。

他有次接到报案,一个老爸发狂了决定射杀全家,他先杀了他老婆,然后到处找他五岁的儿子。那孩子躲在屋外一个垃圾桶后面,但他爸还是找到了他,对他射空了一整个弹匣。

我老爸到的时候,那孩子还躲在他爸发现他的地方,虽然受到惊吓但是毫发无伤,他的周围全是弹孔。当他们终于可以问他当时发生什么事以后,他说:有个天使拿着盾牌站在我身前保护我,他把子弹都推开,救了我。

这事情发生在几年前,当我还是个巡警的时候。

我们接到一通悲剧报案电话,一对寄养父母发现他们收养的孩子在衣柜里上吊自杀。我们到场的时候养父母在一楼哭泣,告诉我们孩子在二楼,医护人员已经来过,宣告死亡后又离开了。养父母发现时切断了皮带打了911,所以尸体平放在地上,我们必须检查有没有任何可疑的痕迹,询问当时还有谁在屋子里等等,但是接下来,事情对我来说变得有点诡异了。

当我一个人在尸体所在的房间勘查的时候,突然从柜子里传来了奇怪的声音,一个人跟尸体待在一起总是有点诡异,所以我听到那声音时吓得差点尿裤子。我转身,看到柜子里有一只衣架开始绕着里面的铁管旋转,就好像直升机的螺旋桨要启动那样的转。

我很骄傲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还能保持冷静。不过在我整个职业生涯中这件事我始终无法忘怀,直到今天也没有一个合理解释。或许是灵异现象,我许我只是累了,谁知道呢。

我兄弟是个警察,而我是紧急救护技术员(EMT),我们当时在科罗拉多州东北的几个小镇服务,当我们待命时常常在附近骑车。这个故事发生在Amhers,一个大概只有50个人、非常小的小镇。当时大概半夜三点,我们已经准备收工,正在绕行Amhers进行最后一趟巡逻,突然我们发现公园里好像有什么动静,但是因为周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我们把车开过去停在泥土路旁,打开探照灯扫过公园,最后停在一个小女孩的背影中,她大概13岁,坐在秋千上背对着我们。

我们的探照灯停了下来,但是她没有动,就只是做在那,头朝着地下。不需要我说,这真的很诡异,我们两个互看,做出那种你在碰到不寻常的事情时会出现的表情。我很快建议我们是不是用广播系统呼叫她,他同意了,然后我们回头,那里已经没有人影了。

我是说,完完全全没有有人出现过的痕迹。这个公园一个完全的开放空间,你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就完全消失。我还记得我问:我们要不要找她?她可能只是躲起来了。我兄弟看着我说“我才不要”然后开车走人。到今天这件事仍然让我觉得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