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BBB牛掰

网友分享玩通灵板恐怖经历 诡异事件令人毛骨悚然

2018年10月23日 09:47:38

其实以前也聊过这个话题,就是虽然知道这些东西不要碰,但是每个人长大的期间一定都会有对鬼故事、碟仙、笔仙这些东西感到好奇的时候,自己的经验很短暂在《欧美网友通灵板鬼故事》里聊过,总而言之,不管进行得顺不顺利最后都会被吓得夜长梦多,还是看看鬼故事就好。

最近有个网友在推特上分享他小时候玩通灵板(Ouija board)发生的真实故事,用来告诫大家:不要因为一时好奇去尝试,万一发生什么事,真的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故事始于一位“Marcus Hitchcock ( @STOPFLEXIN )”网友回复千万不要玩通灵板的推特

并分享了他自己过去因为好奇玩出的超可怕经验.....

喜欢鬼故事的各位非常推荐读一下他的故事...

之前我跟各位分享过我住在纽奥良的阿姨的故事,虽然她也是我的家人,但她超级苛薄,是个让人不想跟她相处的人,我小时候她会没理由就打我们,还会莫名其妙咒骂我们。

她还喜欢一些很奇怪的东西,她在纽奥良开一间古董店,并就住在古董店下方。她收集了一些骨头跟蜡烛摆满在家里,我奶奶觉得她太喜欢巫术了,所以不怎么让我去她家。

后来我阿姨经历了一次严重的中风,不得不开始使用轮椅,她家里装了一台小电梯好让她能上下楼。当卡崔娜飓风来袭的时候,我的家人希望她到格鲁吉亚州来,但她不肯离开她的骨董店,当飓风吹袭时,店里停电了,她的电梯也没办法使用,就这样被卡在下层淹死了。

现在这个故事才真正开始。

等到水退了以后,我叔叔去纽奥良清理她的店铺。虽然大部分的东西都被洗劫一空了,不过他还是成功留下了一些楼下房间里的东西。

我叔叔把那些东西带回来,我那时跟他们一起住在南格鲁吉亚,在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注意喔,这之后很重要????)

我跟我表弟在看带回来的东西时,我们看到一块通灵版,我们以前如果碰这东西她就会嘲我们大吼或是咒骂。我们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只是认为那应该是给小孩子玩的,因为上面都是字母。

我叔叔常常把我们留在家里,因为他在镇的另一头的消防局上班,所以有一天他值夜班整晚不在家,我表弟觉得这是玩那个我们总是不准碰的板子的好机会。

在板子的下方还有使用教学,它教我们怎么跟灵体沟通,还有怎么召唤你死去的重要的人。我们首先问它死掉的绕舌歌手Biggie & Tupac ( Notorious B.I.G.& 2Pac )在哪里,它不让我们跟他们讲话时,我想到一个超赞的好主意,我们先问我死去的阿姨这怎么用就好啦!

所以我们要版子把阿姨召唤来,好教我们怎么这板子。提醒你一下,此时我们房子里的每一个灯都是开着的,然后,不是开玩笑的-突然停电了。

我满肯定我都要害怕死了,当你在荒郊野外碰到停电的时候,那种黑是伸手不见五指。我震惊不已,外面甚至都没有风雨。我跟我表弟一边尖叫,一边不知为何就决定躲到床底下去。

我们俩躲到床下后突然变得很安静,我有一只手机,但是放在厨房充电,我们的房子还不小,我要在黑暗中走30公尺左右才能拿到它,而我表弟就一直叫我去拿。

虽然我怕得要死,但我想如果用跑的就不会那么恐怖了,所以我从床底下出来,准备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厨房,然后......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有人开始敲门了?不骗你,我都尿裤子了。

我表弟说是制冰机的声音,我问他“他妈的没电制冰机是怎么会有声音?”敲门声现在变得更响了,我们都知道那绝不可能是该死的制冰机,表弟说“去看看是谁啊”天啊我当时竟然没有揍他。

此时不管是谁在敲门,他敲得都像手上有搜索令的警察,碰撞声超级大,而且还记得吗?我们在他的荒郊野外,我不知道我当时怎么会有种但我走到门边问:“是谁?”

敲门声停了下来,我什么都没听到,我抓住我的折迭手机打开手电筒,我表弟站在我身后,拿着一只他的圆形浮条当武器,我怕到甚至都没有骂他笨蛋,只是冲回房间躲在床底下。房子里仍是一篇漆黑,我试着打电话给我叔叔但是直接进了语音信箱,我表弟在叫我,但我让他闭嘴没看到我正在打电话吗,而且我也不想让门外的不管是谁知道我们在哪,然后他指着窗户......

我们的窗户在电视上,那里有一张脸正在他妈的往里面看,一整张脸就贴在玻璃上,我甚至都看不出那到底是谁,或是什么东西。这时候我的心脏跳得飞快我都以为我会昏过去。

我表弟已经崩溃了,地上都是眼泪跟鼻涕,但我遮住他嘴吧叫他安静。窗户外的那东西开始刮窗户,用我听过最诡异的鸭叫声说“我.....看得到....你”。

我抓住我表弟的衣服,把他拖出床下冲往隔壁房间。我甚至没往窗户外的方向看,但我耳朵里充斥着尖叫与敲打声,窗户都因为这敲击声掉了下来。

我们到了隔壁房,关好并锁上门后,我们跳进柜子里躲起来。我叔叔在里面放了一支旧来福枪,但我完全不知道怎么使用,而且我感觉到了在这小小的空间里有一丝微风,窗户是他妈的开...着..的...

我怕到真的已经动弹不得,我知道我应该去关窗户但是我根本就不想接近那里。所有发生的事情对我来说仍然清晰得就像昨天一样,不过我不记得我有听到敲击声了,我想不管是啥都已经走了,但我表弟接着说“万一他们是进来了怎么办?”

我带着根本就不会用的来福枪冲到窗边,想着只要快速关上窗户然后回到衣柜里,我到了窗边,现在,最恐怖的地方来了。

我试着关上窗户但那是个老房子,所以要费上好大一番功夫。窗户外是我叔叔的一大片农场。我看向窗外,对天发誓,我看到有人就站在田地旁边。

我表弟还是在柜子里,但他终于找到手电筒并把它丢给我,我把手电筒照向田里,不过就在我可以看清楚到底他的是谁之前,他们就开始冲向房子,而且我窗户还没关上。

我抓起枪要扣板机,但是完全没有反应,那东西就离窗户跟我三公尺远了,而且没有停下来,我傻到把枪朝它扔出窗外,冲出房间关上门然后跑向客厅。

现在我跟我表弟都在客厅。我已经接受了我们都会死在这里的命运,因为我没有关上窗户,而且我知道那东西迟早会找到我们。我告诉我表弟我爱他,抱了他,然后就在拥抱中间我看到外面有灯光。

外面有人!我从沙发旁边的窗户看出去,外面停了一台大卡车,是住在我叔叔房子另一端的一个白人,是他跟他老婆在外面!他们想知道我们是不是也停电了。

我跟我表弟从侧门跑出去,大概只花了7秒钟跟他讲了全部的事情,他告诉我们跟他老婆待在卡车里,然后拿出一把像是克林伊斯威特在电影里会拿的手枪,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这么高兴看到一个白人过。

我看到我们刚刚还在的那个房间的窗户已经关起来了,我告诉他老婆现在那不管什么东西一定已经在房子里了,她开始尖叫着要他出来,但是他没有回应,于是她打了911,要他们把所有有空的警察都叫过来。

然后那个人终于出来并跑回卡车上,我们开车回到他家等待警察出现,我终于打通我叔叔的电话,他之前没接是因为有火灾警报,就在警察出现时他也回来了。

警察搜索了整间房子,什么都没有找到。没有入侵的痕迹,窗户外没有刮痕,门上没有凹痕,他们唯一找到的就是地上跟大厅一堆水,他们问我们有没有玩水,我们都说没有。

我们跟警察讲了整个故事,但这些人只把我们当成小鬼乱讲话。我知道我他妈的都看到了什么,而他们只是把这当成我们太晚睡乱说话。后来我叔叔带我们去消防局过夜。

隔天早上,我叔叔跟其他几个消防员回到房子里,拿出那块通灵板,在门口把它烧了。我叔叔跟阿姨还找了个牧师来替房子祈福,不过我还是再也没有回去过。

直到今天,这件事仍然是我经历过创伤最深的事情。我下周就26岁了,但这发生在我13岁时某个夜晚的一切我仍然记得。

我不想相信那真的是我阿姨,我知道她个性很差劲,但我从不认为她想伤害我们。我仍然认为那是某个恶魔或恶灵,而且我也仍然无法解释为什么警察会找到很多水,也许那真的是她吧......

我很感谢大家让我说出这个故事,这帮助我克服那天的回忆,距离上次说出这些事应该有10年了。

所以说,千万不要尝试。有时候这些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